青山绿水,有缘再见!





傻白甜爱好者,但是也热爱搞事情。
偶尔会放飞自我。
荼岩本命,偏杂食。产出基本只有勇漫和盗笔。偶尔全职。
热爱小姐姐。
罗家编外人员,经常没有脑子。´<_`

WORD替换很简单吧,现在人抄袭真的是一点技术水平都不需要了?

作业是不是太少了???(吃鲸(脚踏实地成长不好吗?还是说作业已经抄完了??所以没事干啊小朋友?

阿斜w:

???照搬真是厉害了

不出秋水不改名:


……对不起我想爆粗了。逼崽子我说了你别以为删了就完事,你爸爸我截图加保存文档了。


空色之风:



您今年十一假期,看起来作业有点少啊?






完全照搬我们多多的文,word替换很简单吧?






咱们能不能把文后感想也改一下啊






完全一样了诶














您是不是觉得我们没人,就可以随便欺负?














我都懒得做调色盘,一模一样有啥意思,






大家自己看吧














这事儿真是恶心人














《诈骗分子·我就是要搞事》-苏苏安拉利卡 






http://lsy2016817.lofter.com/post/1e2902d0_c2606c9













《城管驾到·再搞事日的你烟消云散》-苏苏安拉利卡 






 http://lsy2016817.lofter.com/post/1e2902d0_c2f2f14













夏依陌:











-日常ooc预警






-短篇,搞笑段子式,欢脱向






-在搞事日的你烟消云散系列一《诈骗分子·我就是要搞事》瑞金篇














1.

  有人问格瑞是什么工作的。那个高冷男子眯了眯他那双紫色的眼睛,薄唇微抿,像是思索了一下。

  他回答:“用无线电和陌生人保持以金钱为代价的良好关系然后消失。”

  “换个符合你高冷男神画风的回答啦。”

  格瑞:“……”

  “电话诈骗。”














 2.

  这个世界的电话诈骗分子手里都有自己的一本经,格瑞手里拿着的就是他们上线发下来的《三十天学骗人》黄金专用册。

  他倒不是真骗子,为了连窝端掉这个诈骗团伙,他们警局的人已经安插了包括他在内的五六个暗线。而到现在其他人都被一一拔去,只剩下格瑞还坚持在犯罪前线收集证据。

  

  他已经在这个窝点呆了三个月,每天早上由上线网上指派电话号码单,然后由他们一个个打过去,从这些被选中的白羊中薅钱出来。

  

  每个人的电脑屏幕开屏的时候都是上线的那位老总亲自书写的口号:

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

  人在号在,号死人亡!

  

  ……

  就因为这个,格瑞一直以为自己的老板是个中二病深度患者外加推塔狂魔。














3.

  今天金接到了一个神奇的电话。

  他正在经历一天中最为无聊的时光,就是吃了饭不想看书不想打网游睡不着觉的葛优瘫状态,然后他就听到自己手机响了。

  

  你孙子给你来电话了!你孙子给你来电话了!

  

  “喂?”

  

  对面居然是一个清冷的男音,机械的念课本一样说着:

  “金小姐您好,你的丈夫在今天上午八点三十五分在朝阳大道被一辆奥迪撞到导致——”

  金:“……what?”

  

  金这声音一出来,虽然声音微软,但确实是男音没错。

  

  金、小姐。

  

  电话线另一端的格瑞沉默了三秒钟,开始低头翻手中的黄金册。

  

  半响,他按着册子上的话继续说:

  

  “金先生你好,你的妻子在今天上午八点……”

  

  金:“……”

  

  金,在一个葛优瘫的午后,听着对面那个人冷冰冰的语调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终于、判定、自己大概是、

  遇到骗子了。

  

  骗、子。

  金的眼前忽的一亮。

  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生物之一啊啊啊啊啊!














 4.

  “由于伤情严重,现在您的妻子已经转往凹凸医院就诊,请先将前期治疗费务1000元转往医院账户,号码是——”

  

  “哎我说,我老婆破相没?”对面那个男人突然冒了这么一句。

  

  这声音听起来很清顺,是很年轻的声音,语调中又带着点俏皮。这种声音的人最有可能就是大学生,这就意味着——

  

  多半,没有老婆。

  

  格瑞:“……”

  

  他低头翻了翻书,硬着头皮念道:

  “具体伤情还要等待急救时间过去以后询问医师。”

  

  “哦,这位小哥怎么称呼?你和我老婆什么关系?”

  

  格瑞:“我是葛瑞,是医院的接线员。你的妻子现在伤情紧急,请尽快汇款。”

  

  “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呀。”金干脆趴在沙发上,晃着脚尖一手撑着头,另一手举着手机。

  

  “难不成你看我老婆漂亮喜欢上她了?”

  

  格瑞:“……”

  

  他举着电话,眼角几乎不可察觉的跳了跳。然后深吸一口气,埋下头开始找“对方怀疑自己喜欢他老婆怎么办”的那一页。

  

  然后他照着书上写的念道:“我只是医组人员奉公办事,您的妻子现在正在抢救室内,请立刻打钱过来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

  “急什么呀。”金把手机拿开了点,怕对方听到自己快憋不住的笑声,“哎我说,我和我老婆吵架多年了,早就不喜欢她了,你要是喜欢你帮她给钱好不好?”

  

  “先生不要说笑。”

  

  “别啊。你不是接线员吗,还是医院的,医务知识懂一点伐?我觉得我现在有点小病,你要不要帮忙治下?”

  

  格瑞说:“你的妻子——”

  

  金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还那么在乎她。”

  

  格瑞:……

  

  金听到了对面传来了轻微的沙沙声,像是在翻书,然后他听到那个葛瑞照例般念书似的声音——

  

  “身为医组人员,我们有必要对每一个病人负责。您身为一位合法丈夫,也应该为妻子负责……”

  

  “可是我银行卡里没钱啊,要不葛瑞兄帮我备着点?”

  

  “没有银行卡的话,本院也提供借贷服务。请将您的银行卡号——”

  

  “居然跟我谈钱,葛兄你不爱我了葛兄。”

  

  格瑞:“……”

  

  握着手机的那只手青筋微爆,他压着性子慢慢道:

  “现在的关键是拿到足够的资金来给您的妻子垫付医疗费用……”

  

  对面传来一声长嚎——

  

  “葛兄你不爱我了葛兄!”

  

  于是格瑞默默地将手中的手册翻到“对方像我告白怎么办”那一页。

  

  然后他坚定的说:“不,我爱你。”

  

  “可是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这样告白不太好吧。”

  

  格瑞:“……”

  

  他觉得今天这一单是搞不定了。

  

  按理说他这个电话应该直接挂掉的,但是鉴于他的前期份额已经提前完成,为了避免上线分更多的电话配额来祸害众生,他倒是宁愿和对面那个没吃药的再耗一会儿。

  

  于是他道:“等您的妻子脱离生命危险后,你我就也算生死之交了。”

  

  “生死之交是什么交,口交还是股交?”

  

  ……和这个人说话需要有耐心,忍耐的耐。














格瑞继续翻书,“对方在你面前说黄段子怎么办”那一页,写着四个字,他看了一眼,想了想还是没念出来。

  隔着电话线内沙沙的声音,仿佛能想象对面那个大学生一边忍笑一边跟自己说话的样子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向后靠在了座椅靠背上,随意的交叠着腿,一手拿着电话。

  

  对方又开始说话了:

  “哎我说,你们一个月工资多少,天天这样讲话口不口渴啊,其实我是做漱口水生意的,葛兄你要不要试用一下?质量保证啊!”

  

  得,开始反推销了。

  

  格瑞的嘴角轻轻上扬,这次他没再翻书了,说道:

  

  “你还真不顾你妻子的死活。”

  

  对方突然压低了声音道:“不瞒你说,我之所以不管她,是因为我的妻子不是人,是个妖精。”

  

  “哦?什么妖精?”

  

  “风油精!”

  

  “……”

  

  对面低声道:“你们真是为人间除了一只大害啊。”

  

  “……那真是积德了。”

  

  “所以说你还要漱口水吗葛兄?”

  

  格瑞快被对面那个人玩的没脾气了,他唔了一声,在纸上开始记录一天的破案笔记,一边留着一只耳朵去听那个二货的安利。

  

  “金氏漱口水,用处多多啊!不仅清新口气,还可以坚固牙龈。更关键的是,吃嘛嘛香,不会长胖!喝了漱口水——呸,含了漱口水,连唱歌都比平时好听!你听我给你唱——”

  

  对面居然一言不合真的唱起来。

  

  “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……”

  

  格瑞轻咳了一声。别的不说,虽然这个二货有点脱线,但是声线还是很好的。干净纯粹,毫无走调,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  

  然后对方画风突变,开始唱另外一首。

  “来啊~快活啊~反正有~大把时光~”

  

  格瑞手中的笔一下子打滑,只觉得一口老血梗在心头。

  

  果然小瞧了他。

  

  “怎么样葛兄,有没有特别想买?我们现在正在做活动一律货物八折,算上我们生死之交,我再给你免一点钱。一瓶只要九九八!怎么样,心动不如行动啊!”

  

 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嗯,我记住你了。”

  

  “不不不葛兄,记住我并不重要,你要记住我的漱口水啊!金氏漱口水,比风油精更为强悍的功效,持久续航,只用九九八,就可带回家——”

  

  是时候了。

  

  格瑞放下笔,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把身旁的那本《三十天学骗人》拿过来翻到刚才那一页。

  

  他看着书上的四个字,一个一个的念出来。

  

  “你——妈——炸——了。”

  

  啪,挂了电话。














 5.

  一个月后,在格瑞的协助下,当地警方终于连夜端平了那家诈骗窝点。他随同诈骗团伙前往警察局,终于又穿回了警服。

  按惯例完成任务后,他会有一段较长时间的特批假。但是今天他没急着走,而是找上了正在工作的通讯监管员。

  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监管员撩了下头发,她现在正忙,那些被骗的人的信息一个个都需要核实。

  

  “帮我查个人。”格瑞递上手机,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。

  

  监管员扫了一眼,眼皮微微一跳。

  

  上面的备注两个字。

  

  二、货。

  






 6.

  金觉得自己简直是秀逗了,才会答应凯莉大中午的帮她收快递。

  

  他走在回学校的路上,阳光火辣辣的洒在他的身上,整个校园都显得有些明晃晃的。如果他是块牛排,估计已经是七分熟了。

  

  金心怀怨念的想,这个天气比起出门,我还不如躺在家里葛优瘫调戏骗子呢。

  

  然后他想到了上个月自己调戏的那个骗子。

  

  然后他忍不住又开始埋头笑起来。

  

  然后他听到了风声。

  

  没错,是风声。

  

  

  穿过耳边的风声,还是凉风,带着淡淡的清冷的气味。他的肩被按住,眼前一阵晕眩,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居然已经被别人兜了个圈子拉到阴凉墙角了。

  

  我去,打劫啊,大中午的还打劫兄弟你也太敬业了吧。

  

  金抬头,正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睛,如同大海深处的琥珀,深邃而让人难以移开视线。

  对方比自己高,金靠着墙站着,想要对上他的视线还要抬着下巴。眼里都是对方白皙的脖颈和棱角分明的下颚。

  

  他听见自己磕磕绊绊的说:“喂,你谁啊。”

  对方的嘴角似乎是勾了一下,声线清冷疏朗。

  “金先生您好,你的妻子在今天上午八点三十五分在朝阳大道被一辆奥迪撞到导致——”

  

  “等等等等!”金心中一个激灵,“壮士,好好说话好不好?”

  

  格瑞看着下方的人,淡淡的视线里带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。

  

  他一字一句低声道:

  

  “你我可是生、死、之、交。”

  

  

  

  #生死之交是什么?口交还是股交?#

  

  

  

  END.














-这一段篇就完结了~






-不知道好笑不好笑,感觉特别尬






-写的时候也是找各种梗






-疯








评论
热度(140)
  1. 梨花落后清明空色之风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……对不起我想爆粗了。逼崽子我说了你别以为删了就完事,你爸爸我截图加保存文档了。 空色之风:
  2. 空色之风夏依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@夏依陌 您今年十一假期,看起来作业有点少啊? 完全照搬我们多多的文,word替换很简单吧? 我都...
  3. 醉墨_天落(是山月的人)吹不散眉弯的扶言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吹不散眉弯的扶言君子攸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  ?????????????????????
  5. 君子攸宁秦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抵制抄袭

© 葡了个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