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hhhh很高兴遇见你!





傻白甜爱好者,但是也热爱搞事情。
偶尔会放飞自我。
荼岩本命,偏杂食。产出基本只有勇漫和盗笔。偶尔全职。
热爱小姐姐。
罗家编外人员,经常没有脑子。´<_`

【荼岩】要想富,先修路

推了推黑框眼镜(围笑,蛤蛤蛤蛤蛤(转圈圈!

窝活:

*土大款和大学生村官的相见恨晚


@葡萄桑一百日咸鱼中 给葡萄的 CLS paro


当安岩还是一个中二少年的时候,就立志投身于新农村建设。正所谓志不强者智不达,安岩以坚强的意志和十万分的努力考上了顶尖大学的城乡建设专业,并在四年内辅修兽医,考上公务员,等同宿舍的室友忙着考研的时候他已经拿到某新农村建设基地的offer成为一名准村长了。


“就算我当了村长,我也会回来看你们的,”安岩对室友许下深情诺言,“你们也要多来看我。”


其他人不为所动,唯有王胖子大概是受了考研失利的挫伤,拉着安岩:“哥,带我走。”、


  “我才二十,你是哥,”安岩很为难的,“你也想要建设新农村吗?”


  王胖子并没有安岩那么强烈的志向,但是不能待在一个地方不挪窝,特别是没有考研成功万念俱灰的情况下,所以他强烈要求成为安岩的助手,和他一起,走马上任!


  于是他俩卷着铺盖不回家,直接坐了火车转客车转步行来到了勇者村。


  “嘿,勇者村。”安岩乐了。


  王胖子鄙夷:“你之前不知道名字?”


  安岩推了推眼镜打了个响指,指向村口的牌子,“我想念出来。”


  王胖子:……


  神特么二!


  好在气氛并没有尴尬许久,因为村支部来迎接安岩的人已经来了。


  “我是江小猪,”来的人是一个略微肥胖的小年轻,“我一般养猪。”


  “那不一般的时候做什么?”王胖子好奇了。


  江小猪嘿嘿一笑,“那就很多了,喂马劈柴…”


  “周游世界?”安岩接口。


  王胖子笑了,江小猪说哈哈哈没那个时间,我们平常非常忙。


  等铺好床安岩发现也没别的事做了,当初怕迷路了耽误事儿,就把上任的交接工作放在明天,没想到安岩非常靠谱地找到了勇者村。


  “村长,村长!”江小猪在村支部宿舍北门口叫。


  “哦哦哦!”安岩这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,推开门问,“有事?”


  宿舍是合住的,一个院子里还住着其他人,也就晒了很多黄黄绿绿的辣椒玉米的,江小猪提了一筐送给安岩,说是乡亲们送的。


  “使不得!”安岩拒绝,“我才刚来,什么都没做,怎么能拿人吃的!”


  江小猪强行进到屋子里放到桌上,“其实都是一家送的,农活事多,乡亲们忙不过来,就让一家代表送了。”


  一旁来串门儿的王胖子问:“谁家这么客气?我看看,哟,安岩,还真不止玉米棒子!”


  “去去去…”安岩把王胖子赶到一边,问江小猪“我该回访一下吧?怎么着也得说声谢谢…”


  江小猪本来想说一筐土特产哪里值得个谢字,但是想到往后村长和村首富的交集还多着,早些见面早些结下一段缘分,就和带着安岩去了。


  村里的路修得宽敞阔气,仿佛把一个建设好了的新农村交到安岩手上,以前大三实习的时候,那些村子分明没有这么发达,建设拨款是一回事,但是要是村民自掏腰包,当然会更快。


  “那是我们村的首富,”江小猪开心地说,“有钱,长得俊!等会儿你就见到了。”


  安岩心想这语气绝似相亲中介所金牌业务员,看来江小猪不养猪的时候还爱好说媒。


  “他叫什么啊?”安岩很没有创意地问出了一句相亲前都会问中间人的话。


  “神荼!”江小猪语气透着骄傲,“帅气吧?”


   安岩恍然大悟:“姓神啊!挺特别的!”


 “不,其实姓秦。”江小猪若有所思,“但是一般叫他神荼。”


  “不一般的时候呢?”王胖子又问了,“叫秦二狗吗?”


  三个人刚好走到一栋小楼房前面,门口有个小男孩在做作业,听到王胖子的话,朝门里面喊:“哥,有人叫你!”


  不是吧,真叫秦二狗?那怎么可能长得俊。安岩内心疑惑,脸上却保持着微笑。


  从门里缓缓走出来一个青年,真的非常年轻,超出了安岩的想象,安岩盯了那人半分钟,那个人才皱着眉问:“阿塞尔,谁找我?”


  阿塞尔·秦指着安岩他们:“我刚才听他们叫秦二狗了。”


  神荼显然惊讶了一下,意思是就为了这个你叫我?你看看村里叫秦二狗的何其多?为什么要出卖你的哥?


  但神荼克制住,说:“请进。”


  神荼家的保姆给三个人倒了水。


  “你好,我是安岩。”安岩亲切地伸出了手。


  神荼回握:“你好,神荼。你是新村长?”


  这时候阿塞尔也进来了,坐到神荼旁边:“终于有新村长了。”


  “嘿,小子,”王胖子嘿嘿一笑,“看来你对老村长很有意见嘛,来来来,和咱说说。”


  阿塞尔说:“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
  “呵呵,小朋友,说说看嘛。”安岩本着深入了解民情民意的宗旨说。


  “以前的村长,痴痴傻傻不灵活。”阿塞尔很嫌弃的。


  神荼在一边不动声色地笑了。


  “那你觉得现在这个怎样?”安岩很有自信地挤眉弄眼。


  “有点傻。”阿塞尔诚实的说。


  王胖子不乐意了,说:“他是二,不是傻,你们要看清本质。”


  “说到底,”神荼淡淡地开口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
  安岩被这如梦方醒的问句唤醒,不好意思地说“来谢谢你的吃的,嘿嘿,我没带什么东西来…”


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阿塞尔打断安岩的深情道谢,“你是打算以身相许吗。”


  什么毛病!安岩惊慌失措,收一筐子土特产就要以身相许了?这不符合我国新农村建设的基本规划!


  “呵呵…”安岩尴尬挠头。


  神荼又不显山不露水地笑了,说:“不用紧张。”


  阿塞尔很鄙视:“开个玩笑。”


  “欢迎来到勇者村。”神荼说。


  “我感觉接下来他就要说‘请填写您的昵称吧’了!”王胖子偷偷和江小猪说。


  江小猪不是很明白,反正村首富要有村首富的样子,必须严肃一点。


  “谢谢,”安岩又很开心了,说,“让我们以先富带后富,携手共建美丽家园吧!”


  神荼说:“开山修路,希望村长的支持。”


  “所以你们以后是不可拆分的。”江小猪总结了一件喜闻乐见的事。


Fin

评论
热度(49)
  1. 葡了个萄窝活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推了推黑框眼镜(围笑,蛤蛤蛤蛤蛤(转圈圈!

© 葡了个萄 | Powered by LOFTER